黑泥味的椰子

黑的 满脑子都是危险想法

性别…很重要? 3

性别…很重要?3

出于对裘克身体的顾虑,里奥压着她去找艾米丽检查身体,到达大厅时刚好遇上求生者结束了晚宴,贴心的艾玛端来了甜点询问里奥要不要尝尝.瓦尔莱塔跟来找特蕾西做日常的身体保养,出于对自己生命的考虑,瓦尔莱塔选择把特蕾西拉上楼.

“先生…?”艾米丽有些疑惑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里奥以及一脸不爽的被镇压的裘克.

“麻烦你帮她检查一下.”里奥不顾裘克的挣扎把她压在椅子上.

“当然可以…”艾米丽应下转身打算去拿她的医药箱时,察觉了不对的地方,“她…?噢,抱歉里奥先生是不是我…听错了?”

“没有.”里奥顿了顿,“裘克是女孩子,我希望你能帮她检查一下并且…能告诉她一点关于…女孩子的知识…”

“哦,上帝啊.”艾米丽捂着嘴一脸恍惚的去找她的医药箱.

擦着枪的玛尔塔险些对着奈布走火,克利切的手电筒直直砸在了餐桌上,正在变魔术的瑟维忘记了下一步,读报纸的弗雷迪默默推了推将要掉落的眼镜,全员最为冷静的就是艾玛,她从里奥那里老早知道了这一消息,并且和瓦尔莱塔达成了愉快的共识.

“裘克…小姐,请和我来.”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的艾米丽带着裘克去医务室做了全面检查,费了一番功夫给裘克灌输男女有别的思想以及女孩子应该知道的一些知识.在便签上写好一些注意事项,药物的使用说明后,艾米丽将它交给了比较靠谱的里奥.

“…我不需要吃药.”裘克蹙着眉面对着摆放在跟前的花花绿绿的药物,“我的身体很好.”

“你的身体还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而且需要调理…”里奥颇有一种回到以前,艾玛还小的时候哄她吃药的感觉,“这些都是胶囊吃下去不会苦的.”

裘克左看右看,左面站着班恩,右面站着杰克,面前是里奥,唯一的盟友瓦尔莱塔坐在后面的沙发上笑得直打滚.

“好吧,好吧,我吃,我吃就是.”两眼一闭心一横,裘克一把抓起胶囊就着水咽了下去,“咳咳…”

“…小心点”杰克到现在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怼了那么久的同僚原来是女孩子的事,只是现在既然知道了,并且出于礼貌他还是递了手怕.

别呛着的裘克摆了摆了手,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从椅子上跳下来伸手去够她的火箭筒.

“今天晚上没有你的排班.”裘克伸出的手被里奥拦住,“我们改了排班表.”

看着一本正经的里奥,裘克眯着眼睛和他对视半晌,放弃了拿火箭筒的想法,一溜烟的跑上房间闭关打游戏.

卑微的椰子终于想起了她的lof…
预计晚上更一章 可能的话把车也开了…

高考应援☆

☆高考应援
☆迟来的更新
☆士下坐

监管者的场合

自从你宣布了你要闭关学习,以迎接高考。监管者纷纷都有所收敛,裘克和杰克每天吵架的次数也少了,甚至连打架的时候也会按耐住怒火去外面。

接连三天你都把自己关在了房门内,连三餐都是让里奥帮你带上来的,如果不盯着你,有时候你甚至连饭都不吃。监管者们都沉不住气了,深怕你再这样下去把自己折腾出病来。

“班恩?”你正在算着一道数学题,式子列了满满一整面的草稿纸,你回头看了一眼,继续笔走如飞,“有什么事吗?”

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你一点点的反复算着,直到不同寻常的寂静让你回了神,猝不及防的被班恩从椅子上抱了起来,不容你反抗的把你带到了楼下的花园。

精致的白色座椅,桌面上的白瓷杯里温热的红茶冒着热气,金边的瓷盘上杰克亲手做的蛋糕和美智子做的草莓大福,一旁的小香炉里燃着安神的薰香,座椅上摆放着可爱的坐垫。

“欢迎,我亲爱的。”

杰克绅士的为你拉开了座椅,美智子递上了一杯红茶。

“谢谢…”直到坐上了椅子,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

“别一直呆在房间里,对你身体不好。”里奥把甜点向你推了推,递给你一个精致的手工玩偶。

“哇!谢谢,里奥!”你捧着玩偶爱不释手的翻看着。

“咚”

木制品轻敲桌面的声响吸引了你的注意力,橡皮擦大小的木鹿煞是可爱。

“哎——”你拿起木鹿掩饰不住笑意,“谢谢班恩,我会带着它一起去考试的”

小心的收回了怀里,你对甜食下了手,平静的仿佛平时的午后,可口的美食,怡人的香气,美智子换上了新的衣服在你面前翩翩起舞,你放松了紧绷的精神,趴在桌面上沉沉睡去。

杰克轻轻的将你抱起,把你带回了房间,盖上被子于你额间落下一吻,“好好休息,做个好梦。”

当你被里奥叫醒时,你恍然发现已是日暮时分,少有的安稳的睡眠,没有任何的烦恼叨扰你的好眠。

窗外,意外的惊喜等待着你,你顺着里奥的话语往窗外看去,灿烂的烟花炸开,歪歪斜斜的高考加油在空中缓缓成型。

楼下杰克和裘克一如既往的互怼起来,一个嫌弃对方做的不好看,一个嫌弃对方站着说话不腰疼。

“谢谢裘克。”你冲出去一把抱住了裘克的腰,吓得他拿着火箭的手赶忙放下。

“…高考加油”半晌,他揉了揉你的头,“回来我给你表演吧”

————————————————
碎碎念一下 最近中之人事情有点多
再加上合格考什么的
裘姐那里完全没有头绪,写了改改了写
就是找不到满足的感觉

占tag致歉

关于百粉福利…
纠结了好几天,最后今天突如其来的脑洞.
是关于杰裘的 算是中篇?
大致理一下思路就是关于驯养的故事,粗略一思考车还蛮多…
绅士杰克和略显青涩的裘克.
杰克设定和庄园内相差无几.
关于裘克是一个青涩的年龄,大概就是一只把自己伪装起来的小狼崽子,会咬人的那种…
差不多草稿打完了,预计五一可以开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
我裘姐那里卡住了!!!!!!
卡住了!!!!!!!!!!!
完全!没有!思绪!!!!!!
在死亡的边缘徘徊.jpg

100粉福利

这么快就过百了…
咸鱼瑟瑟发抖…
你们是要看小番外呢 还是要上车呢…
开车的话你们点梗?
↑这是一个作死√

性别…很重要? 2

性别…很重要? 2

最先发现端倪的既不是里奥也不是杰克,而是嗅觉最灵敏的班恩

“?”

正叼着巧克力棒,双手将键盘按的噼啪作响,裘克一回头就看见班恩递来一卷绷带

“有血的味道”班恩一脸认真的说教道,“受了伤就要包扎”

“我没受伤”,咔哒一声咬断了巧克力棒,裘克无奈地和班恩重复,“我没受伤,真的,你闻错了”

不管班恩的回答,裘克抱起游戏机就往瓦尔莱塔的房间跑去

“搞什么啊…”

估摸着班恩应该去修理椅子了,裘克做贼似的抱着游戏机想要溜回去,悄悄的将门打开了一道缝隙,里奥气势汹汹的拿着鲨鱼玩偶站在自己房间门口

“最近…我没有追着艾玛打…吧…”

将门缝悄悄地关上,裘克低头冷静的思考着

“没有吧…应该…没有吧…”

想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性早点了事,裘克干脆的推开了门

“裘克…”

里奥和裘克大眼瞪小眼,尴尬的问题有些说不出口,但是每个月的固定一段时间都要申请休息,偶尔还会看到裘克脸色苍白的抱着热水袋暖肚子…再加上班恩今天和他说的…

“干…干嘛…”

如果带了武器裘克还不会感到恐惧,然而身上还有个不断掉血的debuff,出乎意料的里奥并没有打她,只是很认真的问

“裘克你倒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哪个女孩子忍得住和几个大老爷们公用浴室,只是里奥的侥幸被裘克的回答打破了。

“女孩子啊…”

裘克被问的有些发懵还是如实的回答了

“你今年多大?”

“19…快20了”

里奥深沉的打量着裘克,身材平平,虽然光看脸确实有点像女孩子,但总体而言只会让人把她当成是一个清秀一点的男孩子。带着怀疑人生的表情,里奥下了楼,期间还险些踩空几节楼梯,留下一脸茫然的裘克。

晚饭时,往日的冰镇饮料被换掉了,喜欢的半熟牛排也变成了全熟的牛排的。裘克小小的造反被里奥“温柔”的镇压了,看到裘克杯子里的牛奶,杰克忍不住和裘克怼了起来

“你还是个三岁的孩子吗,裘克。居然还需要喝牛奶。”

“闭嘴,伪绅士”

裘克切牛排的手一顿,刀子在瓷盘中滑出刺耳声响,里奥和班恩互相一对视,将杰克拉走进行了一番教育。杰克回来时满脸恍惚,不断的打量着裘克,裘克被看的毛骨悚然,匆匆的吃了两口溜回了房间。

据求生者言,最近杰克先生总是追人撞墙,疑似转变佛系屠夫。


——————————————————————
emmmmm…介于本人最近真的太痛了…实在是撑不住了,所以延迟了更新
非常抱歉_(:з」∠)_
近期好了就会加紧更新√

性别…很重要?

在庄园建立初期,五个监管者忙的几乎脚不沾地来到庄园的第一天,互相也只是点头之交,连话都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

便被黑幕要求,各自带上武器对所有的求生者进行了一次大洗刷。不合格的人员都被洗去记忆送出的庄园,或是直接死在了绞刑架上。

要知道前期的庄园,可没有狂欢之椅那么温柔的道具。

到了夜间,如何分配房间变成了一个大问题。

裘克仍然在淘汰着求生者,剩下3个男人看着房间的布局陷入了沉思。

北面是四间相邻的卧室。南面靠窗是一间带着独立浴室的房间,中间隔着一个楼梯,东面便是公共的浴室。

“瓦尔莱塔是女孩子就让她住单独的那一间吧。”

“也对,和我们挤在一起也不好。”

“裘克…是男孩子?”

里奥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却遭到了杰克的反驳。

“我可没见过哪个女士会把油彩涂在自己的脸上,还喜欢弄得自己一身鲜血。”

里奥想了想似乎有几分道理,但是养育过女儿的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最终的房间配置是班恩在公共浴室的对面,东面是里奥和杰克。裘克住在瓦尔莱塔对面的那间。

嗯…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瓦尔莱塔从开始就知道裘克是个女孩子。也曾问过她要不要换一个房间或是和自己挤一挤,却得到了裘克严肃而不解的回答

“性别…很重要?”

或许是出于恶趣味,瓦尔莱塔并没有告诉其他监管者,而是选择了隐瞒。

大抵可以说是相安无事吧?

裘克的性别确确实实瞒下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的庄园日益平静,从开始忙得脚不沾地到现在一天只需要参加两场淘汰赛。

监管者们也开始轮班制,除了红教堂是为瓦尔莱特特别准备的,直来直去的通道,十分适合蜘蛛小姐的通行。

军工厂和圣心医院堆放的大量杂物并不适合瓦尔莱特的行动,再加上每次场地都会沾有大量的蛛丝,清理极其消耗体力和时间。

不知不觉间就形成了固定的模式,裘克负责清理蛛丝和修理椅子,当然这只限在红教堂。

原因?

当然是因为杰克的高个子总是让他撞到蛛网,而班恩的角往往在清理之后也会占满了蛛丝。里奥光是对付那些椅子就够呛,更别提让他负责清理蛛丝了。

不知道为什么裘克和杰克互相看到第一眼时,就对对方开始变得讨厌起来。只要他们同时在的地方就别想得到安宁。

这或许就是孽缘吧

嗯,然后下面呢,就让我堆一点我流裘克的私设和一些我的碎碎念。

我笔下的裘克呢,她是个女孩子,但是因为她是在马戏团长大的,所以对性别的认知很模糊,关于自己的仅有的一些正确的知识还是从那些比较放荡的歌舞女那里听来的。因为在马戏团中绝不会有人因为你是女孩子而对你多加关爱,如果有那一定是居心不轨。

因为马戏团的伙食很差,因此导致裘克有些营养不良。所以现在的身材就是属于那种很干瘪瘪的,就是看上去绝对不会让别人认出她是个女孩子。到了庄园吧,我的设想就是庄园的伙食肯定不差,然后就一点点把咱们的裘克小姐的身材养起来了。

想想到后面他们发现裘克是女孩的样子,就感觉好带感呀。

一个关于裘克的脑洞

想到一个有意思的梗 就是裘克小时候毕竟马戏团 吃的肯定不好 就算是一个姑娘 干瘪瘪的也没人会发现不是吗!

想想一开始三个老男人把裘克当男生看,最后忽然发现是个姑娘

想想就很有意思啊 而且杰克和裘克日常互怼

emmm…有人想看我就试着写一下?

主人格是园丁小姐姐☆
不过我居然有五重人格…
略恐怖